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转载】[原创] 再忆木棉花  

2012-11-11 13:01: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高山流水《[原创] 再忆木棉花》

 [原创] 再忆木棉花 - 高山流水 - 高山流水

“木棉本是英雄树,花泣高枝雨亦红。”

再忆木棉花,我心仍不得释然。又一个南国的春天,我不再深深地怀念北国傲霜映雪的迎春花蕾,而是沉浸于眼前即将含苞绽放的木棉!

耳畔是高山流水的千年古韵,心中涤荡的是滚滚江河的历史绝唱。木棉花啊,你火一样浓烈的胸怀,带给我们深深怀念的就是那场最靠近我们的战争,与你曾经同生同长同逝过一批世间最可爱的人。

到如今,活着的我们,历经岁月沧桑和改革巨变,我们的眼睛被岁月模糊了一些视线,可心中却越发明晰着对那些人和事的纪念。在人生的长河里,越是暮年,越念往昔,越知珍惜。

我常常是眼中含着泪水,去读那些日记,去寻这世间尚存的有纪念意义的足迹。我不曾到过麻栗坡,但对于那儿的记忆,从青青的岁月以来,都一直使我颤栗,它深印在我的脑海中,已与那些经络沟壑一般,不能够轻意抹去。

在如今的生活中,我关心着一些人,我不必说出他们的名字,我的确不必要提起,因为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我不知道我还能深记住什么,就像他们能记得自己的战友和兄弟,我也一样能记得他们,还有他们的那些逝去了的战友和兄弟。

这是一份朴素的情感。我小心翼翼地保存在心底。我从不会故意地外露,但也在不经意之间,深深地提起,就像是赞叹春夏秋冬各个季节的美丽和天然。我于人群之中,鲜有梅花一绽的冲动,就像这个晚上,在那宴会大厅,星光熠熠,我木然地坐着,平静的心让我淡然地度过别人狂喜的每一分钟。我知道,我守护着我的心,我不唱也不跳,我安然地让岁月静水流深。我在这繁杂之中,庆幸自已心灵深处的那个静谧世界从来都不曾远离我。

我在期待着今春的木棉花开,与往日不一样的是,我为之怦然心动的心境。深深祈盼的是经历数个寒冷的冬,2010年对我来说有着非同往日的春季,在这一年,我看着木棉花,想念着那些我从不陌生的英雄们。我的目光与那鲜艳的红碰触的瞬间,无论有着怎样的痛楚,都会深深地安慰我那久愧久伤的心。

群众是不知道的,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也不知道,不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也不知道。我们常常把痛苦埋藏在心底,不去揭那些伤痛的疤痕。我们久疏己责。我们在尘世间奔走,做着太多无谓的牺牲,包括埋藏自己的感情。

仍有一丝反省,仍有隐隐的伤痛,我们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做些什么,我们随波逐流,我们喟叹乏力,我们不如这年年不忘季节而花开的植物,我们不如冬青能永远年轻。于是,冬日的寒冷它温暖了我,复苏了我的心。我想在今春仰望木棉花开的时候,我的眼睛一定有着一抹浅红,我的心中一定会有暖溪的涌动。

有生之年,木棉花开的季节,在我的心中就这样有着别样的感情。这一片红雨的降临,是洒向人间的温情,是烈士久久不愿离去的陪伴我们梦中的英魂,请让我们像春天一样珍存!

                         写在2010木棉花即将怒放的季节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