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转载】晨的私语  

2012-11-13 14:43: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萍影丹心《晨的私语》

【转载】晨的私语
      内地初冬的晨有些昏暗雾气濛濛,天空里飘着丝丝细雨。尤其这江边的早晨更阴冷茫茫然。撩开窗帘,看着外面的江水已经被浓雾笼罩,无法看见江水的深流,无法看见那里面有没有一叶扁舟,也没有听见划船人儿高声歌唱“月落乌啼,总是千年的风霜,涛声依旧不见当初的夜晚,今天的你我怎样重复昨天的故事......”这首歌风靡大江南北是因为歌词的意境,也是因为歌唱者的用心演绎。可是歌声植根于我的脑里却是一个打捞河里垃圾的划船人在夜幕初上时一边劳作一边唱,那歌声飘得很远很远,很清晰的印进我的心间,每当回到家乡,看见沱江我就会想起那悠扬的歌声。可是今天早上很静谧,什么声音也没有,慵懒的我靠在床头由心飞扬。
       看着飘拂的窗帘,心想我该干什么呢?去江边,感受蒹葭苍苍,白鹭成霜,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喔,摇摇头似乎有些无力有些头晕乎乎,似乎有些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似乎又觉得就这么靠在床头已经看见了那迷离的江足够了。能臆想出江边的垂柳叶已经枯黄有的落下飘于江中流向远方,有的正在人群的脚下松松软软,人们踏过后没有人知道它疼不疼。
     在西昌的晨,总是明媚的阳光穿透窗户照射着眯缝眼睑半梦半醒的我,那时听着流水潺潺,听着鸟儿啼叫不由得起身而起开窗深深呼吸,唧唧咋咋的鸟语告诉我,早起能有虫儿,早起看那一轮红日是生命的希望,是人生的最美时光。可是这雾漫漫的晨将我变成了惰性。
      矛盾的我,思恋家乡是那么深切,魂牵梦萦,那儿时的伙伴,那家乡的山坡坡,那田间小道,那破茅屋,那一声声父老乡亲呼唤我的乳名,无不勾起我的回忆那么多,可是每次风尘仆仆的回来了,急切的走进它时,心中却涌出丝丝的惆怅和失落,一种难以言谈的思绪将自己深深地笼罩,那时的亲切,那时的人不知道何处去了,那些过往那么遥远,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真的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景依然,山水依然,然而却不见了当年银铃一样的笑声里奔跑的童年少年和那些当年的亲邻们。其实告诉自己很多次无论怎么都回不到过去,那些甜蜜的回忆只能在孤独寂寞时填充自己而已,然而每次回来还是忍不住急切的回去看看沟壑,看看老屋,听听乡音,在炊烟升起时不舍的一步三回头的回到县城自己的家,总是在村口潸然泪下,想起离开这儿时的意气风发,那时的壮志理想,如今实现了离开时的希望,可是心依然漂泊,依然离不开这放飞梦想的地方,可是义无反顾的来了却找不到梦里的亲切温暖,回不到过去了。轻声问自己,家在何方,心在何方靠岸。其实在外多年已经迷失了自己。
        自己多像那一片白云一直游弋,一直漂泊。窗外的栏杆上不知几何时邻家的绿色藤蔓缠绕期间,叶片儿依然葱茏,毫不顾忌的缠绕着往上爬,它也知道为了达到更高点不折不扣弯弯环环的往上,其实人生的定律确实不能直中求,多像我们的生命,不能违抗自然不能违抗命运。生活中很多事我们没有真正的明白,不能改变别人,不能改变环境,就只有改变自己。然而过去的我没有意识到,也没有更深的感悟和体会。在这一个晨我身未动,心也没有远,就这么思索着,敲打着,想象着。也看了于丹和林清玄的书。无论独处时多么的落寞,多么的孤寂,但是这是在沉淀独自面对解剖自己,有时候这个过程会有些思恋,有些懊悔,有些说不清的悲伤思绪,但一定要有这么些时候。所以在这个晨,我就这么一个人,关掉书手机静静的回味往事,想生命中很重要的人,看枕边的书给智者对话。
       这个晨的文字有些杂乱,这个晨有些静,这个晨有些思绪浮篇。这个晨还是没有寻到心中的根,这个晨留下了这些文字。这些文字一定在很多年后是我心灵的归宿,是我心中的根。那时漂浮着的我一定手捧茶杯在这些文字里寻找我的足迹,我的心,我的忧伤,我的欣慰!那时候的窗外依旧会有大雾笼罩于江,那时候的江水依旧缓缓流动,江边的垂柳依旧摇曳在春夏秋冬,只是岸堤上踩着落叶的人亦然不是曾经的人,然而落叶亦然如今!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