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原创】看落日  

2012-11-13 21:38: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2006年我在泾华高中任教,一天到晚都泡在学生中。除了上课、备课、批改作业,更多的是做学生的思想工作。

        民办中学,把升学率看作命根子,课程安排的很紧,自习安排的很多,学生上自习,老师轮流跟班,班主任有班必跟。一天下来,自己支配的时间很少。只有晚饭后大约一个小时的自由活动的时间。我就为自己安排了半个小时看落日。

         校园南边有一块空地,那儿正在建一座教师公寓楼,停工待料。楼前堆放着小山似的沙子和鹅卵石。晚饭后,我独自踱到南院,登上石堆,坐在石堆顶上,看西天边那轮即将沉落的红日。

           一切的喧闹从耳边消逝。那一大堆纠纠葛葛的事都从脑海中扫除净尽。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围墙外那一轮失去温热的太阳。

           当清凉的夜风拂过面颊的时候,西天边的云会慢慢地浮游开来,轻盈而舒缓,在不知不觉中变幻着形态,一会儿像马,一会儿像狗,一会儿像山峦,一会儿像树木森林,一会儿像汹涌海浪。。。。。。任凭你去想象。

            这时的太阳特别的绚丽,嫣红一片,放射出柔和而耀眼的光芒,渐渐下沉。如果遇到乌云涌来的时候,太阳就黯淡下来,透过挤压的云层,箭一般射出夺目的光彩,而后又熊熊的燃烧起来,燃烧成一片灿烂的晚霞。愈是云层深厚,那晚霞愈是瑰丽。

            没有云的时候,太阳是明净的,绯红的,照得西边天空艳艳的红。那红向远处淡下去,成为淡青色。当太阳落到墙头时,我静静地等待她的隐没。不多时,半边落到了墙下,砖砌的围墙就如一把长长的刀把太阳切开。然后,那鲜红的半轮也掉到墙外。天也就很快的暗下来。我于是站起身,留恋的再看一眼太阳沉没的地方,匆匆离开。

           一生中真还没有这么认真地看过落日。散尽光焰的红日西沉,让我在整日喧闹中得以沉静。那些日子跟学生们在一起,每天都会有故事发生。一个封闭式管理的民办中学,总想用高高的围墙,圈住学生,用严格的纪律管住学生,岂不知消极的管束,怎么能够封锁得住那些鲜活的生命?怎么能隔绝得了外面那形形色色的诱惑和干扰。我竭尽全力想拯救那些被扭曲了、污染了的幼稚的心灵,虽然十分吃力,常常会有反复,但我没有丝毫的懈怠,没有丝毫的放弃。

            在被应试教育困惑的一年里,我没有按部就班,而是实施我的救心教育的理念,付出数倍的努力,为了学生的健康成长,孜孜以求,夜以继日。只有那轮清凉的落日,给了我许多心灵的安妥。

  评论这张
 
阅读(406)|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