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引用】(原创)实践现代词汇“闷骚”  

2012-05-16 08:39: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看见这个词儿,是在大约两年前网络上的一篇文章里,其中一句话似乎是这样说的:“又到了周末,实在无事可做,她只好又是一顿闷骚。”我看了两遍,实在想不出怎样是闷骚,而且这个词儿带着一股子哏劲儿,野辣辣的,甚是叫我十分的好奇。
    第二天一下课,我把一个从广东新移民来的插班生留下来,并问他是否知道“闷骚”这个词。他听完就乐了,“当然啦”他骄傲地说。“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吗?”我认真地请求他,“老师连这个词都不懂?”学生终于抓到了老师的把柄,他痛快地说了之后却又犹豫了片刻,似乎在寻找着合适的解释:“就是自己高兴的事儿呗!就是自己觉得很棒的事儿”他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仍然十分懵懂,自己觉得很棒的事儿太多了,怎么就能体现出“闷骚”呢?!
    平时,我总是把闹钟定时在5:58分,闹响之后再做两分钟的思想准备,然后跃身而起,接着便是一通紧张的“战斗”:梳洗停当,吃完早餐,换上“工作服”,驱车赶往学校。之所以称为工作服,是因为学校在着装上有许多条例,比如裙子不可以短到膝盖以上、不可以穿低胸的服装、不可以穿运动鞋、不可以穿牛仔裤,也不可以不穿丝袜着裙装......。值得庆幸的是每年有两、三天便装日(casual),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使出浑身的解数,只见那天校园里到处是“奇装异服”。我每天定时按例的生活,常常使我忘掉Casual的日子,忘掉仅有的实现自我的机会,常常让同僚们都替我叹息,我自己也是后悔不已。
    昨天是便装日,我当然没有忘记,因为我已经早早在日历上作了记号。一身蓝色的西装以白衬衣相配,那条紧绷的西装裙恰恰就在膝盖以上。我还特意选了一条深肉色的丝袜,是为了凸现腿部的线条和修长。一进校门便碰到了我的新搭档,那位北京的姑娘,她上下打量着我一阵惊呼:“潘老师,好闷骚啊!”,我终于全然理解,赶紧随声附和:“绝对闷骚,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