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转载】 对马加爵悲剧的沉重思考  

2013-07-01 19:32: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纯情的思念《 对马加爵悲剧的沉重思考》

                                                           对马加爵悲剧的沉重思考

       六年前,云南大学学生马加爵杀害同校四名大学生的恶性事件,曾成为震惊全国的重大新闻。我因此而痛恶他的残无人道。在多次为学生做演讲时,我都把马加爵事件作为反面教材,剖析当代学生缺乏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导致信念失落,道德失衡,性格扭曲而造成人格畸形的原因。我为加强学生的思想道德教育而奔走呼号。那时,我对马加爵的具体情况知之甚少,只一味的强调对学生品格养成的重要,忽略了社会因素对孩子性格形成的巨大影响。

       最近,在网上,我看到了马加爵更多的资料,特别是马加爵在狱中的忏悔书和自省诗,我被深深地打动了!这饱含着血和泪的灵魂的哭诉,猛烈的撞击着我的心。对马加爵这个“杀人魔鬼”,由原来的憎恶,变成了同情,怜悯,和深深的惋惜。我开始重新审视现实,思考人生。

       一个来自闭塞落后的穷乡避壤的穷苦农民的儿子,靠自己顽强奋斗梦想着改变自己的命运,他有着自己短暂的辉煌,获得过全国中学生化学竞赛二等奖,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当地最好的高中,高中毕业考进云南大学。在他面前,展现的是一片光明的前程。然而,由于贫困,负债才能凑足学费,青春年少的他,穿不上一件像样的衣服,吃不上可口的饭菜,甚至为挣几块钱,给同学洗衣服。委屈,忍耐,遭人白眼,受人歧视,使他内向,自卑。在少年怀春的花季年华,他也有心仪的女孩,仅仅因为向她表白自己的爱意,就遭到一顿无情的凌辱,情书被撕得粉碎并遭到辱骂。他的人格遭到践踏,心灵受到伤害,他因此而变得更加卑怯。甚至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孩子从小学到大学,我们的学校教育,我们的党团组织,我们的老师、班主任,在狠抓教学质量的时候,恰恰忽视了心灵王国的关照,忽视了健全人格的养成,忽视了高尚灵魂的塑造。这是令人触目惊心的现实!以至于四个鲜活的生命倒在血泊中这才大吃一惊!

       从马加爵如泣如诉的绝命诗中,(有网友认为这诗是伪造的)我们看到了人性的脆弱。马加爵从小就比较自私,倔强,但从本质上来讲,他还是善良的,这种善良遭到了无情的嘲弄,践踏与摧残。因此,促使他煞那间的骤变,由善良变为凶恶。

       其实,每个人身上,都有善和恶两种因素。在特定的环境中,表现出的是善,在另外的环境下,表现出的则是恶。我们要培养自己身上的善,善言、善行、善德、善举;要消除自己身上的恶,恶言、恶行、恶德、恶举。我们要用自己身上的善去诱发别人身上的善,万莫可用自己身上的恶去招惹别人身上的恶!

      那四个冤魂也实在死的太惨,太令人惋惜!我不想分析他们在这个惨案中应负的责任,起码 ,他们不应该藐视一个弱者的人格尊严。假如他们能多一些同情,多一点仁爱,多一丝温存和关照,恐怕这惨案就不会发生。

      当我知道更多细节之后,我对马加爵悲剧陷入更深刻的思考。

      我想,我们现行的教育制度是可怕的!所谓的素质教育仍然是一句空话,应试教育的指挥棒仍然在指导着小学、中学乃至大学的教育方向。只看分数,不及其余,,这考试,那竞赛,弄得学生头昏脑胀。学校、老师、家长,媒体,甚至全社会都跟着考试这根指挥棒转。考试的弄虚作假,大学毕业之后又用非所学,人才浪费了,一个人的青春年华浪费了,国家的人力,物力,财力浪费了。造成的严重后果是,大批大学毕业生无法就业,另方面,优质实用人才的极度匮乏。更其严重的是,社会风气的败坏和整个公民素质的下降。

       我想,马加爵的悲剧,应是中国现行教育制度的悲剧,是中国穷苦农民的悲剧,是我们时代的悲剧。尽管马加爵事件所表现的未必是教育的主流,我们还有长江大学英勇救人的英雄群体,但无论如何,却无法让我们乐观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