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跟儿子去爬山  

2013-09-10 11:27:23|  分类: 我的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纯情的思念《跟儿子去爬山》

                                                                          【原创】跟儿子去爬山

                                                        袁富民    

      八月的一天,儿子组织驴友们去户县的黑山瀑布爬山,他要我跟他们一起去,因为右膝盖患过骨积水,很是犹豫,儿子说:按老爸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应该是没有问题。如您不愿登山,那就在山脚下的瀑布前休息吧!”经不住他的撺掇,于是欣然应诺。

        一辆中巴车在开往黑山的公路上飞驰,很快就到了黑山脚下。下车之后,过一道摇摇晃晃的索桥,就看到飞流而下的黑山瀑布了。

       还没有走到瀑布跟前,就感受到一股清凉袭来,半空中飘飞着细碎的水滴,看上去如烟如雾,轻轻的飘落在脸上,身上,真有那种“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奇妙感觉。儿子说:咱们来的正好,前几天连连降雨,这瀑布便多了几分壮观,不唯水量大了,这气势也大了许多,真有了“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感觉。只是因为水量大,走近瀑布下水潭的小径被淹没了,只能远观而不能近睹,于是大家便三三两两的选择最佳角度,在瀑布前留影。

        该爬山了,这时我忽然没有了丝毫的犹豫,跟随队伍攀上那蜿蜒曲折的羊肠小道。毕竟我攀登过“奇险天下第一山”的华山,攀登过以险峻著称的黄山天都峰,登这样的山应该是小菜一碟了。

         雨后的山路泥滑难走,旅伴们相互叮嘱着,照应着,遇到险要处,儿子总会小心翼翼地搀扶着每一个人,照顾每一个人,他自然忘不了时时扶我一把,搀我一程。

        攀上一段掩映在灌木丛中的小路,便看到从山腹中奔涌而出的山涧,山涧宽丈余,越过溪涧时水中有几块列石,这些列石原本露出水面。可今天却淹没在水中。女士们见水流湍急,要越涧涉溪,便面有难色。看见大家迟疑不前,儿子身背沉甸甸的背包,竟毫不犹豫地淌上淹没在水中的石头,从淙淙溪流中捞出一块块石头,将它们叠磊在一起,而且一个个试着踏踏,看是否稳当。铺好列石,儿子站在河中心的水里,保护大家过河。人常说:紧过列石慢过桥,就是说过列石一定要果断,不可犹豫,“蹬蹬蹬蹬”踩着列石快速通过,几个男士顺利通过后,女士们有了信心,在儿子的帮扶下也一一过河,走在最后胖而敦实的司机,他试探着踩到列石上,觉得有点晃动,便犹豫了起来,不知道该是退还是进,这样前后晃动了几下,身体失去平衡,“扑通”一声掉进了河里,儿子马上上前,将他从水中拉起,等过了河,裤子全湿了,山涧的水沁骨的冰凉,但毕竟是夏天,司机却说:“特舒服!”大家都笑了,他也笑了,还补充了一句:“谁不信,到水里试试”。说着把他的助手一把推进了河里。助手竟喊了一声“救命!”惹得大伙儿都笑了。这笑声在山谷里回荡,久久不散。

            山路随着溪水迂回,一会在左一会在右,一会儿平缓,一会儿陡峭。大家对过列石已渐习惯,踩石越涧,兴趣盎然。

           到一处较为陡峭的溪涧处,一位网名叫“小草”的女士很随意的踩过,不料却把一只旅游鞋掉入水中,那只雪白的鞋在湍急的溪流中打了个旋儿,迅速的被冲走,接下去是一个飞瀑,鞋子从飞瀑中蹿落下去。“小草”愣住了,大家都束手无策,只见  儿子背着背包迅速的沿山间小路向下奔去。

        看着金鸡独立的“小草”,我想,上山还有半截路,下山也有半截路,一只鞋可怎么走?大家都眼巴巴的等着。

        过了好大一阵子,儿子赶了上来,他大汗淋漓,上衣全湿透了,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举起一只白色旅游鞋喊道:“小草,鞋追回来了!”看到这情景,大家便噼噼啪啪地鼓起掌来。小草接过鞋,眼里竟溢出了泪花,口里喃喃地说:“谢谢你!紫橄榄!”【紫橄榄是儿子的网名】儿子笑笑说:“谢什么,应该的。”

          爬到半山腰一个空旷平坦的地方,现出蓝色的屋宇,从屋宇里飘出缕缕炊烟。儿子宣布:“在这里稍事休息,用餐。”于是大家纷纷去山间的“农家乐”,或买几样农家饭菜,或拿出自己带的便餐,津津有味地用起了野餐。驴友们总是把自己准备的食品让大家一起分享,边吃边聊,其乐融融。

         用过午餐,已是下午一点许。儿子怕我腿疾复发,便拿出地席让我就地休息。他们继续爬山了,我在溪边的大石头上铺起地席,弛然而卧,不一会儿便进入梦乡。

         一觉醒来,太阳西斜。他们尚未下山。为了不拖累他们,我决定提前返回,到瀑布下的茶社等待。

         傍晚时分,当晚霞映照着喷珠溅玉的瀑布,瀑布上空映出一道淡淡的彩虹时,我听到“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的歌声,听得出来,那是儿子的歌声,歌声里流溢着欢乐和自豪。

        当中巴载着我们驶上回归的大道,车上仍荡漾着欢声笑语,大家没有疲惫,仍处于登上绝顶览奇峰的兴奋之中。而我独自陷入思索,多年没跟儿子在一起了,这次跟他去爬山,这才深刻地意识到,儿子长大了,他已长成一个值得信赖也能够依靠的男子汉!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