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一本书的遭遇  

2013-09-10 16:51:38|  分类: 我的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纯情的思念《一本书的遭遇》

 

【原创】一本书的遭遇

上个世纪80年代初,当戴厚英的长篇小说《人啊,人》解禁之后,我专程去西安的书店购得一本,一口气读了两遍。我无法形容阅读时的那种感动与震撼。虽然我比作者小几岁,但作者经历的“反右派斗争”、“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运动我也都经历了,对于极“左”思潮对人们特别是对知识分子的禁锢和迫害,我是有切肤之痛的。《人啊,人》使我在痛定思痛中陷入深刻的反思。冷静、客观、理智地反思社会,反思他人,也反思自己。

戴厚英用她犀利的笔锋在剖析极“左”思潮为知识分子戴上的精神枷锁,剖析知识分子中各种不同的人的不同表现,无论是这条路线的执行者,拥护者,还是反对者,受害者,都被刻划得真切生动,入木三分。我一边读,一边在书页的空白处写下我的感受和心得。有些是对书中人物的评价,有些是对往事的回忆,有些则是对自己在极“左”思潮桎梏下所经历的痛苦历炼的反思和剖析。我开始比较清醒地认识过去的轻信、盲从和盲目崇拜。无疑,《人啊,人》呼唤我灵魂的觉醒。

     我把《人啊,人》推荐给我的朋友,让他们发享阅读的快乐。就是这本书页上留下我几千字的读后感的书传了五六个人,后来却不翼而飞。于是我挨个儿询问,书到底传给了谁?几经周折,终于在一个朋友处得到消息:大概是他推荐给了公安局的一个人。于是我让他去找。回答是他没有读,而是传给了另外的人,而这个人又传给了别人。

   我总是惦记着这本书,如同关心一个至亲至爱的朋友的命运,我牵挂着这本《人啊,人》的命运。因为在这本书上留下我的泪痕,我的感动,我的思考,我的自省自查和我心灵的呼唤。

      一年以后,我终于得到一个确凿的消息,这本《人啊,人》在一家人的卫生间被当做手纸已撕得只剩下薄薄的几页!

     记得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突然拍案而起,浑身的血直往头上涌,如果这个人在我面前,我会毫不留情的给他两拳!

    我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这般无知,愚昧的家伙!他们无知到无视以至践踏这些由文学精英所创造的精美的文学艺术品。由于无知和愚昧,他们也许会砸碎维纳斯的雕像去垫厕所。无论对于戴厚英还是对于那位毁书者无疑都是一场悲剧。

    10年后的1996年我从汉中返回,在宝鸡市稍作停留,无意间在书店看到新版的《人啊,人》于是购得一册,以作珍藏。但遗憾的是,那上面没有留下我阅读时的片言只语。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然而一本书的遭遇还时时萦绕心头。我从小接受唯物主义的教育,最近却忽然生出一种唯心的想法,这本书的遭遇,也许正预示了作者的遭遇——这位不遗余力的呼唤人性主义的作家,却被她曾关爱过,帮助过的一个学生残杀!一本书和一位作家的遭遇应该引起我们对人性的深入思考!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