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来自黄土地上的沉重吟唱  

2013-09-02 18:55:08|  分类: 我的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自黄土地上的沉重吟唱

                                                ——姚福龙先生散文集读后

   和姚福龙先生相识是2009年进天虹基公司后,他做行政办主任,我是他的下属,在行政办做企业文化工作,因为我们都喜欢文墨,一来二往,我们就成了忘年之交的朋友。

    编《天虹基人》报时,读到福龙几篇文章,觉得他的文章很有思想,文笔也朴实老道,心里暗暗佩服。

   今年年初,福龙拿出他的散文集稿给我,掂着那本沉甸甸的书稿,我心里一阵惊喜,原来福龙是那么的钟情于文学创作,写出这么多的文学作品!于是便从头至尾,仔细地读了一遍。我被文集中许多文字深深感动着,有些文字竟让我潸然泪下。

   起初,我不明白像福龙这样的年纪怎么会有这么沉重的忧思。当读完《遗憾》、《怀念父亲》、《怀念大哥》、《往事并不如烟》、《怀念我的老师孙玉生》、《悼世保兄》、《生命是一盏风中的灯》等文章后,我才从他回忆的轨迹中探究到他沉重忧思的根源。他原来是经历了同龄人不曾经历的太多的不幸与苦难!

   福龙是农家子弟,从小生活在偏远的山村。他出生的时候,恰恰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三年自然灾害的时期。那年月,全国人都在勒紧裤腰带挣扎,自然饥饿也在无情的折磨着刚刚诞生不久的他,当然还有他的的父母和亲人,有他那些偏居穷苦乡村的乡亲。正是这样悲剧的时代造就了他们悲剧的命运。

   随着年岁的增长,阅历的增加,他开始对往事回忆、参悟、反省,他把这一切行诸笔墨,便写出了发自肺腑的文章。当二姐夫去世后,二姐捶胸顿足的嚎啕大哭时,“我真正感受到了生命的绝望,感受到了什么是承受不了的痛苦,什么是生不如死,”(《生命是一盏风中的灯》)。于是他写道:“二姐夫的悲剧,留给我们的除了不尽的悲伤外,还启示我们,人活在世上要善于摆脱痛苦,化解矛盾,要走出情感的阴雨天,要爱惜身体,珍惜生命。心里有苦时,要学会倾诉、发泄,不要把一切都默默地装在心里,化解不开,倾吐不出,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沉郁积淀在心底,最终只能酿成新的悲剧。”

   福龙的文章,来自于那块生他养他的深厚的黄土地,他用如泣如诉的沉重吟唱,抒发了对生命的惋惜,对人生的参悟,对纷繁世事的思考。

   福龙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他心里压抑了太多太多的悲戚和痛苦!父母的去世,大哥和二姐夫的早丧,小外甥的夭折……每一个亲人的离去,都使他的心灵受到一次摧残和洗礼。“这些年,每当夜深人静时,当我能够在静谧的氛围里审视我的内心世界时,对父亲、母亲的怀念就象一阵强似一阵的浪潮涌上心头。”(《遗憾》)“一旦双脚走近了父母的坟地,心里就涌满了激动和伤感。”(《往事并不如烟》)他用怀念的笔描述了与父母梦中相聚的情景,“不知道是两位老人走进了我的梦里,还是我以梦的方式走近了思念已极的父母亲。”他把梦里的许多细节描写得如同真实发生的事情,感人至深,催人泪下,充沛着赤子情怀。

   福龙的重情重义,不仅表现在对亲人的怀念和挚爱,而且表现在对老师的感恩和同情。在《怀念我的老师孙玉生》一文中,他不无惋惜地说:“从孙老师去世之日起,就在我心里挽了一个永远解不开的结,想起他心里就伤痛不已,这个伤痛的结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不知不觉地松开。”在孙老师患癌症住院期间,福龙几乎天天都去看望他,服侍他,就这样,他仍然对孙老师的死不能释怀。当他在街道上遇到孙老师的大哥卖蜂蜜时,就不由想起孙老师,“蜂蜜是甜的,可我的心里却永远是苦的。”

   福龙在回忆与悲痛中煎熬,不断叩问自己的良知的同时,也在以极其冷峻的目光审视社会。他的《旧事散忆》生动、形象地为我们重现了那个荒唐时代农民的艰辛、劳碌、可怜与卑微。他把夏收拾麦时的紧张慌乱,小孩子吃瓜时的贪馋与淘气,生产队杀驴时的诱惑与无奈,偷粮人的可怜与悲惨等等,都描写得活灵活现。让人如临其境,如见其人,如闻其声。有许多情节既让人忍俊不禁又让人笑不出声来,结果却溢出泪花。无论是半夜起来疯抢麦子也罢,还是小孩子舔着干裂的嘴唇眼巴巴地望着西瓜也罢;也无论是穷孩子吃不到驴肉强咽唾沫被大人拧着耳朵拉走也罢,还是偷粮人被逼跳崖也罢,无不浸透着他对贫苦农民命运的深切关注,同情,怜悯和叹息,读后让人陷入深深地思考,到底是什么造就人们畸形的性格和可悲的命运?

   福龙的文章很多都是对往事的回忆,《黄花山植树记》记述了上初中二年级时一次植树的经历,寒冷、疲劳、饥饿使他和他的同学们经历了人生最初的磨砺,在难捱的饥饿中抢吃驴圈里喂驴的红萝卜,为了多吃一碗滚烫的面条而烫伤喉咙。这样的情节不由得让人心里发酸。《三进肖咀》则是讲述上初中时三次步行20多里到肖咀村下乡的经历。这些经历对于现在的学生来说是不可思议的。福龙在文章的末尾这么说:“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回忆里有淡淡的苦涩,有对青春年少时光的眷恋,还有丝丝缕缕的怀念……”

    除了回忆,福龙也有许多理性思考的文章,《也说婚姻》、《关于幸福》、《人到中年》、《静夜思人生》《也说围城》、《城市生活断想》等等,就属这类直面生活,审视人生的精粹美文。

   少年时代经受的重重磨难,生活的困苦,亲人的辞世,求学的艰辛,中年遭遇的挫折和打击,世事的纷繁,人心的险恶、官场中的勾心斗角,使他屡遭打击、饱受欺凌,他感到一种沉重的压抑和委屈,心力交瘁。也还有女儿的病痛和自己的病痛。这一切引发他对人生的沉重思考,当然也有无奈的叹息和悲戚的渲泄。“心中忽然会涌上一股难以言说的悲哀,总有一种无法排解的忧伤挥之不去,好几次言及这种心情时不觉潸然泪下。”(《写给自己的话》)字里行间,渗透着一种凄苦无助的委屈与愤然,然而最终他还是从困境中挣脱出来——“与其愁,不如不愁。”“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从迷惘中觉醒,该放手时且放手,毅然告别政坛,去走另一条人生的路,于是人生揭开了新的一页。

   新的生活并没有让福龙真正的得到精神上的解脱,政坛不平遭遇的巨大阴影笼罩心头挥之不去。一直是他生命中始终打不开的结。直到2006 年的一场奇梦,才终于打开了这个死结。堂上那个“判官”对福龙所诉的四件冤事一一评判,言之凿凿,醍醐灌顶。醒来之后“回想梦中情景,哑然失笑。回想梦中堂上人之语,茅塞顿开。自抚其胸,顿感神清气爽,郁郁之气,荡然无存。卧听夜籁,心旷神怡。窗外月明如水,洒下满室清辉。自问生在太平盛世,又可自食其力,何怨之有?何苦之有?于是酣然而眠,不知东方之既白”。这章妙文托梦境以抒胸臆,把世相百态,刻画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福龙心有郁结,不得而释,耿耿于怀,经长达三年的历炼,之后终于顿然了悟,走出了情感困境,其实应该这样说,梦中判官的话,就是作者自己内心的剖白。

   福龙的散文是很耐读的,这一来是因为他对生活的观察是细致入微的,无论是写人还是写事,都是那么的自然、真切、生动、形象。他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的观察力和真切的体验力,也许许多跟他一起经历过的往事,别人早已忘却,而他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所以说,他是生活的有心人,是用心灵感受生活的人。

  其二是他言语的朴实和传神。福龙善于把关中农村那些最质朴的语言写进自己的文章,使文章散发着乡土气息,比如《杀驴》一节中:“我,我们,任何时候的大多数还是强咽着唾沫,被大人扯着袖子拉着领口,甚至拧着耳朵拉走了。”《黄花山植树记》中:“抓几个在衣襟上一擦,三口两口,一个红萝卜就下了肚,只记得红萝卜水气很大,很甜。面对这些不速之客,驴们停止吃草,不安地甩着蹄子,喷着响鼻,有的大声嘶叫起来,吃惊地看着这些和它们争食的人。这个时候,我们眼里只有红萝卜,没有驴。”《吃瓜》一节有这样的描述:“一放假,一群半大的孩子就围着瓜摊发眼馋。如果有熟过的或半生的西瓜切开吃不成,卖不出去,瓜客手一招,孩子们就一拥而上,顷刻间,一个西瓜就成了一堆瓜皮。有一次,瓜客手一招,孩子们一哄而上,刚端起西瓜牙牙,瓜客一生断喝,孩子们赶紧放下,悻悻然而退。”这样的例子在福龙的作品中可谓俯拾即是,举不胜举。

  其三是福龙有着深厚的文学功底,在他的作品中,多处引用陈子昂、陶渊明、苏轼、杜甫、李白等人的诗句,顺手拈来自然贴切,大大增强了文章的感染力和说服力。这些诗句大多是过去中学课文上读过的,可见他当年上学时用功之深。

   一本二三十万字的散文集,也总是瑕瑜互见的,有些篇章粗朴,需要推敲、打磨,需要提炼和升华,比如《桥》、《男女都一样,女中豪杰多》。有些议论性的文章就事论事缺乏严密的逻辑推理和普遍意义。比如《从一种现象说起》、《清官应断家务事》。相信福龙在不懈的笔耕中写出更多的美文,也期待他的作品集早日面世。

 

                                                                              袁富民

                                                                            2012年8月4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