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一个执着于文学与书法的耕耘者  

2013-09-02 19:05:19|  分类: 我的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执着于文学与书法的耕耘者

荃荣先生是我相交40多年的老朋友,既是那种相交淡如水的君子之交,也是那种肝胆相照的莫逆之交。

当初的交往大概起于文字。上世纪70年代初,荃荣已是乾县有名的文牍高手了,他的文章常常见诸报刊,而我还是一名初中的语文教师,教学之余,执迷着文学创作,写一些不成诗文的诗文,给县广播站和小报刊上投稿。对他,自然多了一份敬重和仰慕。

1974年,县委书记董淼三在城关镇青龙村蹲点,要举办一个大型的路线教育展览,这个展览是由荃荣先生牵头的,我被抽调筹备组,从事展览文字的撰稿,真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有幸和他共事,领略了他为文的严谨和构思的缜密,向他学了不少东西。

此后我们就成了熟人。成为真正的朋友是1982年我调进县政府以后,他那时是政府办的副主任,我在县志办当编辑,从教坛走上志坛,真的是不谙世事,书生气十足,而唯一能交心能信任的只有他。所以就多了来往。

1983年县政府筹备两会,还是荃荣担纲为县长写政府工作报告,我被抽调参与政府工作报告的起草。中央的、省市的政府工作报告,还有各部门的上年度工作总结,抱了一大堆,我一看就头疼,而他却指挥若定,成竹在胸,一二三四,甲乙丙丁,先列好大纲,然后分门别类,充实资料,总结上年成绩井井有序,部署下年工作头头是道,提纲挈领,高屋建瓴,让我大开眼界。我对他撰写大材料的那种胸怀全局,指挥若定的气派佩服得五体投地。

说实在的,我对撰写这样的官样文书不感兴趣,所以写完政府工作报告,还是回到县志办,清心寡欲的去修我的县志了。

1984年,我当上了县志办的主任兼主编,自觉水平有限,难膺大任,于是拉荃荣做县志副主编,借助他的威名和才华,我心里便觉得瓷实了许多。那时,我不但向他请教工作上的事,也做些文学上的探讨。第一次读荃荣的散文,大概是那篇《夜宿留坝》。虽然文字远不如现在那般优美生动,然而毕竟不同于往昔的那些官样文书,没有了官话和套话。有了真切地记叙和真实的感情,读起来亲切富有感染力。

可以这样说,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荃荣先生一直在宦海里浮沉,做过县委宣传部的副部长,县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主任,县委办主任,县政协副主席,直到1997年退休。在任的几十年,他一直在做着为人作嫁衣裳的差事,他做得辛苦而认真。不知有几任县长的政府工作报告或在大会上的讲话出自他的手笔,他总是默默无闻的作着。我曾经戏谑地说:“你真伟大,常常让书记、县长替你说话!”每逢这种时候,他总是笑而不答,不知是欣慰还是无语。

其实到政协工作以后,荃荣先生就基本上从文牍中解脱出来了。虽然两会上政协的那些文件还都需要他把关,但他已无需自己捉刀,而是指导下面的文员起草,大框架仍由他亲定,条分缕析,点子新颖,紧扣形势,与时俱进。我曾调侃地说,在乾县公文写作上,他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虽是戏言,大概也不为过吧!

除了公文写作,荃荣先生还和赵岐福、张鹏举合编著《武则天传说故事》。1993年又和我、习立志、王荣君合著出版了《乾陵百谜》。这两本书,既是史料的,也是文学的。因为乾县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乾陵。

荃荣先生是喜欢文学的,他读了很多文学著作,有较深的文学修养。长期的文牍职业,使他不可避免的沾染了一些“职业病”,所以在他最初写作时,难免会有些官话套话,缺乏鲜活生动的语言。但在退出政坛之后,这种状况就大为改观。他那些研究乾陵的史料文字和研究书法的论文,都写得贴切而精到。收入他的第一部散文集《金石斋笔尘》中的许多文章也写得雅致而精粹。

《履痕掠影》是荃荣先生记述自己生平事迹的纪传体文集,先生真实而详尽的记述了自己前半生的生平,可贵的是叙述之后那些评价式的反思文字,把不同时期自己的所作所为,放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显微镜下,进行了无情地剖析和真诚地检讨。有批判,也有愧疚;有自责,也有忏悔。其实每一个人的灵魂深处,总会有某些卑微甚至罪恶的东西,只是有些人膨胀了,暴露了,有些人克制了,消除了。我相信即使那些伟人先哲们,在他们伟大心灵的深处,也隐藏过猥琐和罪衍。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是的,我在时时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面的解剖我自己。”解剖自己不仅需要勇气,也还需要智慧和胆识,要能够客观的实事求是的深刻的认识世界,认识别人也认识自己,认识不了就解剖不了。有时看起来是解剖,是自省,实质上却成了一种粉饰,一种欺骗。而荃荣的自省是真诚的,坦率的,光明磊落的,很有些卢梭写《忏悔录》的味道。

荃荣先生是一个很执着的人。无论对工作对文学对气功对书法都有着特殊的执著。他对气功的执著,曾使他走火入魔,但这次走火入魔却使他有着如脱胎换骨的改变。他从官场的矫饰中逐渐的归于本真。他的书法作品也逐渐地从匠气中脱颖出来,平添了许多活泼和生气。从此对文学和书法的执著便成了他生命的主旋律并乐此不疲。

荃荣先生是乾县老年书画诗词楹联学会的会长,年逾古稀,健康欠佳,但他仍以满腔的热忱为学会的工作不辞辛劳。无论是为《乾州人》撰稿,还是为《乾州文艺》编稿;无论是在西安咸阳搞书画展,还是组织诗文朗诵会,他都是事必躬亲,尽心竭力。近来,他还整理过去收集的笑话、趣事以及追忆往事的笔记旧稿,准备出书。真是笔耕不辍呀!这不禁使我想起两句古诗:老牛自知夕阳短,不用扬鞭疾奋蹄。先生是属牛的,这诗句不正是他精神的写照吗?

祝愿先生的新书早日问世!

祝愿先生文学与艺术生命之树常青!

祝愿先生健康长寿!

                                                                                                          2011年7月28日于咸阳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