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废弃的村庄  

2013-09-05 16:13:35|  分类: 我的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纯情的思念《【原创】废弃的村庄》

【原创】废弃的村庄

                         

连阴雨断断续续的下了20多天,报载渭河决堤使华县、华阴两县沿河村庄遭了水灾。于是想起家乡那些破旧不堪的老房子。自1988年母亲谢世之后,对老家便了无牵挂。1994年终于在县城一隅给自己造了一个新窝,从此,便很少再回到老屋去。那些当年用竹竿搭建的泥土瓦房已经40多年了,不知如今已变成什么样子了。儿子说:“回老家看看吧!”

一个星期天,儿子陪我和老伴一起回到距县城仅有5里地的家乡袁家庄。

袁家庄是个傍漠谷河而踞的古老村庄,老先人们择居时恐怕首先考虑的是吃水问题。但历经千百年沧桑岁月,那河床被河水冲刷得低陷了100多米,后来打了井,也是40多米深,人扳辘辘绞水。每遇干旱,井水也干涸了,吃水仍然困难,人们总为吃水发愁。直到前几年打了深井,装上了自来水,人们才不为吃水熬煎了。于是,村民们在建造新宅子时,就远离日渐塌陷的河岸,形成了一个新的村落,渐渐的,老村子搬走的越来越多,老村子的住户便所剩无几了。

我的老屋就在老村子的东巷,村子的东大门已面目全非,墙倒房塌,一派破败荒凉的景象。绕道从那倾倒的土墙 豁口进去,见院子里满是荒草蓬蒿,门房、灶房和父母亲的住房全都倒塌,只有我住的那间屋虽破旧不堪,还没有倒塌。

从老屋出来,沿旧街走着,放眼望去,全是倾,塌毁的老屋老墙,让人徒生悲凉。只有村西那两株百年古仍然傲岸的挺立着,给人以历经沧桑的感慨。

好久没有回老家了,没想到儿时温馨的老屋如今竟会如此的破败而苍凉!真有了心痛的感觉。

出了旧村,东边一片新瓦屋,也还有两层的楼房,这是新村。和废弃了的旧村庄形成了强烈的对照。30年改革,使农村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泥土瓦屋变成了砖砌的楼房,泥泞路变成了柏油马路。然而废弃的村庄尚在,百年的老槐尚在,儿时的梦幻尚在,而再也找不见的是终生受苦受难的父母。这座废弃的村庄成了盛世繁华的遗迹!

当我离开老屋回新居时,日已西斜,秋风萧瑟,心里一阵酸楚。我想既然旧村落弃了,何不把它重新垦成田地,让那废墟上长出庄稼,长出树木,长出花草,长出我们对新生活的期盼,结出新生活的累累果实,让我们不再望着废墟而哀叹!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