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 乾陵,不能忘记杨正兴  

2013-09-09 18:20:46|  分类: 我的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夏季的一天,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是乾陵博物馆杨云洪打来的,他说他是杨正兴的儿子,要给父亲出一本纪念文集,约我写一篇纪念文章,我欣然答应。

  杨正兴先生原是乾陵博物馆馆长,大概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第一批来到乾陵的工作人员。那时的乾陵,也还是“断碣空碑卧草坪,荒茵落日走鼯鼬”的破败荒凉的景象。就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中,他耐得住荒山野岭的孤独和寂寞,亲自参加了乾陵陵园和古建筑遗址的勘察和测量,挖掘开发了永泰公主、章怀太子、懿得太子、薛元超、刘浚等陪葬墓,发掘清理了地宫隧道,为我们留下了一笔丰富翔实的文献资料。应该说,杨正兴先生是保护乾陵,开发乾陵,建设乾陵,发展乾陵旅游事业的功臣,他的英名和事迹是应该载入乾陵建设与开发史册而永垂于后世的!为他写一篇纪念文章是责无旁贷的了。

  对于乾陵,我有着特殊的感情,这不仅是因为乾陵里埋葬着千古女帝武则天,也不是因为乾那神秘莫测的地宫埋藏着无数的奇珍异宝,而是因为我就出生在乾陵脚下那个叫袁家庄的子, 我们村子正对着乾陵,从小看惯了那巍峨耸峙的主峰和东西对峙的双乳峰,从小听老姑婆讲过许多关于“姑婆陵”的传说故事和民谚歌谣。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幻想过得到打开“姑婆陵”的钥匙——一根朽木椽椽,打开地宫的黑漆大门,钻进地宫,一睹正在摇着棉车纺线的“姑婆”(当地人对武则天的称呼)的慈颜,也抓一把磨子上的金豆豆,牵出“老姑婆”看陵门的金犬……我正是伴着这些神奇而美丽的故事渐渐长大。

  从上个世纪50年代到县城上高小时,每年都要上乾陵植树,我得以走近神秘帝陵,一览石马道上矗立千载的那许多大型石雕,尽管有些石雕已扑倒在地,然而它的雄浑,它的博大,它的精美却令我震撼,让我流连忘返。我惊诧古人丰富的想象和卓越的创造,那高耸云天的华表,云翼盘旋的冀马,仗剑矗立的翁仲,庄严威武的石狮,雄浑高大的无字碑与七节碑……每一件石雕都令我遐思翩翩。这“兽埋碑断草芊芊,雨洒风吹石兽寒”的荒凉景象也让我心生痛惜。

  到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国家已重视了对乾陵文物的管理与保护,省文物部门给乾陵派来了专门的管理人员,着手对乾陵陵园遗址的勘探和对陪葬墓的发掘。杨正兴先生就是最早派到乾陵来的人员之一。和他的初识也是在六十年代初一次偶然的邂逅。

  那是一个秋风扫落叶的日子,我趁星期天带着一架十分简陋的相机步行去乾陵拍照,在乾陵石马道,我遇见一位衣着简朴,风尘仆仆的中年人在那里巡视,便请他为我在冀马前照一张相,他高兴地答应了。之后,他还简单地给我介绍了乾陵的历史和那些石雕,然后他就步行去永泰公主墓,并说那里正在修建永泰公主墓保护房。他走之后,正在石马道扫树叶的村民告诉我:“他是乾陵管理人员,叫杨正兴。”

  一晃20年过去了,1982年我调到县志办公室工作,于是和乾陵有了较多的接触。粉碎“四人帮”以后,拨乱反正,百废待兴,冷落寂寥了千年的乾陵逐渐的热闹起来,中外游客纷至沓来,乾陵成了举世瞩目的旅游胜地。

  1985年,《文化周报》在继办“华山专版”之后,要办一期“乾陵专版”。我当时在县志办当主任,《文化周报》就派人和我联系办“乾陵专版”的事,我早就想着要好好的宣传一下乾陵,于是一拍即合,我承担起为《文化周报》“乾陵专版”组稿的担子。为了使这有8个版面的专版的内容丰富,图文并茂,既有资料性,又有趣味性,我于是去乾陵博物馆找到了杨正兴先生。

  和杨先生可谓一见如故。我和他说到了乾陵悠久的历史,谈到了陪葬墓发掘的情况,谈到了陵园古建筑选址的发掘,也谈到他在乾陵20余年的酸甜苦辣。杨先生十分感慨地说:“从1958年来到乾陵,乾陵就成了我的家,我是把青春,把一生都交给了乾陵,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能看到乾陵地宫的开发!”我深知,杨先生是挚爱着他所从事的文博事业,挚爱着乾陵的!正是这种对祖国文博事业的无限忠诚,使他忍受了长期的孤独和寂寞,在物质生活极度匮乏的年代,始终坚守着保护祖国悠久文化遗产的光荣阵地,为祖国的文物事业默默无闻的做出贡献。

  谈话间,我看到先生书案上摆放的日本女作家原百代的著作《武则天》,杨先生说这是原百代赠送的。他在出访日本时和原百代见过面,回国后尚有书信往来。他拉开抽屉,取出一封原百代写给他的信,我看到信封上有一帧日本“邮便”,不同一般邮票而是在同邮戳拓在一起,背面自带胶贴上去的。那时,我是集邮的,便说想保存原百代信上的那帧邮便,杨先生慨然允诺,立即将信笺从信封中抽出来,将信封交给了我。回家后我仔细察看那邮便上的日期“1983.6.24”,也就是说,那封信是原百代于1983年6月24日从日本发出的。

  杨先生不仅收藏着原百代的信件,他还收藏着不少日本友人的信件和题留。礼尚往来,他也给原百代和那些日本朋友写过许多信,为他们题词留念。杨先生说:“那些日本朋友,把这些题留,当做自己的传家宝珍存着。这些信件也是中日文化交流的见证!”

  我想,日本友人珍存杨先生题留应该是情理中的事了,因为杨先生的信件,无论从资料内容上,还是书法艺术上都是十分珍贵的。杨先生的楷书写得那么工稳,有着深厚的功力,他为乾陵博物馆整理抄录的那许多文献资料,也是留给乾陵博物馆一笔十分珍贵的财富。在我啧啧赞赏杨先生书法的时候,他显得十分高兴,而且主动说:“我给你写一幅字留作纪念吧!”因为我们已谈了很久,我不忍心让他太疲劳,于是说:“来日方长,改日吧!”但万万没有料到,这竟成了一桩未了的夙愿!

  1994年,杨正兴先生因病离开了他朝夕厮守了整整36年的乾陵,回到了故居淳化,从此,一个淳朴而带着憨厚的老文博工作者的身影从我们的视野中悄然淡出。每当我登上乾陵或到乾陵博物馆时,都会想起他——杨正兴!他似乎没有什么丰功伟绩,没有留下等身的著作,但千年古陵却留下他数不清的脚印,乾陵史册留下他无数的笔迹,留下他亲手勘测的资料和数据,更重要的是,他留给我们一种精神——默默无闻地为文博事业而献身的精神!

  杨正兴先生走了,带着古陵换新颜的欣慰走了,带着幽宫未启的遗憾走了。我想对于乾陵,对于乾县,他是有着深切眷恋的,是魂牵梦绕的。

  杨先生永远不会忘记乾陵!乾陵,也决不能忘记杨正兴!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