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 永远的老师  

2013-09-09 18:26:05|  分类: 我的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纯情的思念《【原创】 永远的老师》
 

【原创】 永远的老师

——怀念王中佐先生

   追悼会上哀乐低回,众多参加追悼会的人胸前戴着白色的纸花,低头为他默哀的时候,我这才意识到王中佐老师已离我们而去,他的音容笑貌立即浮上脑际,那么熟悉,那么亲切,让人追怀且油然而生敬意。

   1958年——1961年我在乾县师范上学期间,王中佐老师任乾师副校长并给我们带地理课。听说王老师曾在天津师院当过讲师,所以对这位从大学下来的老师特别崇敬。王老师讲课字斟句酌,一板一眼,抑扬顿挫,十分严谨,他所教拉丁美洲的那九个小国家:危地马拉、萨尔瓦多、哥斯达里加;巴拿马、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古巴、海地、多米尼加。每三个国家为一组,且押韵,念起来很上口,听起来很悦耳,特别好记,所以我至今仍能朗朗成诵。

王老师是个拘谨的人,是个守规矩的人。在中国几千年古老传统面前,他是决不肯越雷池一步的。1958年学校里搞“教改”,要学生学工、学农,大办工厂、农场、大炼钢铁。正常的教学秩序完全的打乱了。乾师操场修起了砖瓦窑,建起了炼铁的土高炉。在老师的带领下,我们到峰阳的凤凰台去背铁矿石,在操场的土高炉开始炼铁。我们用包袱从县城把“胡基”背到阳庄镇去砌炼铁炉。我们到石牛山开荒种地。对于这一切,王老师从内心深处不满。但迫于形势,他不能公开地站出来反对。但我清楚地记得,一次他在课堂上愤然地说:“假如我们手里逮着两只鸟,树上有10只鸟,我们为了逮树上的10只鸟,结果连手上的两只鸟都放飞了,却连一只鸟都没有逮着,那还不如牢牢地逮着你的两只鸟!”

那时,同学们便在下面议论:“王老师不是公然反对教改吗?”是的,王老师真对当时的“教改”心怀不满,但公开的场合他不能说,只能在学生们面前发泄发泄,就这样,我也暗暗的佩服他敢于直抒胸臆的胆魄!

1960年,教师暑期学习会上,乾师有好几位老师受到批判,很受学生赞誉的李维顾老师还被送到劳改农场。德高望重的书记兼校长严秉直老师被打成“右倾机会分子”撤去校长职务,白色恐怖笼罩了学校。王老师因为平时谨言慎行逃过了一劫。1961年,在我的乾师毕业证校长一栏,赫然盖着“王中佐”的大印。虽然王老师在这场浩劫中守口如瓶,明哲保身,却没有违心地伤害别人,他的所作所为是对得住自己的良心的。

1966年,那场“史无前例”的 大革命爆发了,我遭遇了人生第一次劫难。在教师集训会上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遭到了残酷的政治的和人身的迫害。我在反抗,在斗争,努力地为自己辩解,为自己洗刷。8月8日,就在中央“16条”(《中共中央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决议》)发布的那天,教师集训会在县群众堂召开了全县教师大会,宣布了两项处分决定,第一项就是撤销王中佐杨汉中学副校长职务的决定。这项决定是由教师集训会总领导王副县长宣布的,他声色俱厉地宣布:“王中佐,大学阀!”那个“大”字念得很重,音拉得很长。在集训会上一直被严密监视的我,才知道一向谨慎的王老师在这场“革命”中未能幸免!同时被宣布开除党籍,撤销职务的是注泔完小校长黄迟。

我不知道王中佐老师在集训会上遭受怎样的批斗和凌辱。黄迟老师是和我在一个集训班的,他受到非人的虐待,遭到惨无人道的殴打,我也同样遭到殴打和折磨,在那个时期,在那种政治气候下,我相信,王老师不会比我们幸运多少。

“文革”期间,遭遇厄运的人,无一不是遭遇炼狱般的煎熬,王老师就是经受炼狱煎熬的一个。能够坚持活过来,已属不易。尔后的人生道路,就显得无比的宽阔而平坦。

粉碎“四人帮”之后,王老师又回到领导岗位。上世纪80年代初,他调任县人大副主任。在人大副主任的岗位上,王老师恪尽职守,牢记自己的使命,为民立言,对倚权腐败,讨而伐之,显示了一个正直文人的高尚操守。从这一点上来说,王老师是不谙世事的,是不循世俗的。他从不看着当权者的眼色行事。在世事纷扰,物欲横流,权权交易,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成风的形势下,仅仅能做到洁身自好就很不容易了,更何况坚守一方心灵的净土,坦然地抨击当权者中的不正之风。

1982年我调到县志办工作,后来当上了县志办主任,王老师是县志编纂委员会副主任,工作的关系,我和王老师有了更多的交往。对我的工作,他是十分支持的。在县志的初审、二审和终审中,他始终不渝的给了我许多关照和帮助,对他,我一直心怀感激。

1991年4月5日,时值清明节,遵照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友好协会会长王炳南遗嘱,将他的骨灰从北京八宝山公墓送回,安防在故居好好畤新村炳公学校,并在炳公学校为王炳南举行了骨灰安放和雕像揭像仪式。王老师是仪式的组织者和策划者。这项仪式举行得庄严隆重而又十分简朴,没有一个挽幛、花圈和挽联,也没有宴请。追悼会后,大家参观了王炳南生平事迹展。一切都如王炳南会长和王中佐老师的人品一样纯洁、高尚、简朴而真诚。

之后,我知道王老师为炳公小学(王炳南捐资2万元的基础上筹建)四处化缘,辛苦奔波的种种细节,不仅为王老师对教育事业的忠诚而感动。

王老师是属于教育的。他虽然当上了人大副主任,离开了学校,但他始终心系教育,隔三岔五,他要到学校去听课,去讲课,和教师们探讨教材的挖掘,教案的设计和教学方法的改革。

无论从知识上,做人上,王老师都是我永远的老师。在我的心目中,他永远是一个正直、善良、忠诚、无私的老师!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