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故乡的弦板腔  

2013-09-09 18:56:27|  分类: 我的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纯情的思念《故乡的弦板腔》

【原创】故乡的弦板腔袁富民

 

回顾走过的道路,从读书,到教书,再到写书,一生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书便成了相伴终生的朋友。仔细想想,之所以如此,因为从小受到故土文化潜移默化的熏陶。

我的童年时代,是兵荒马乱的年代,不唯食不裹腹,衣不蔽体,文化生活和精神生活也十分匮乏。所幸我有一个会说书的二伯父,从小系统地听他说《三国》《水浒》《岳飞传》《杨家将》《封神榜》《征东》《征西》等古典小说,这不仅使我受到爱国主义的教育,同时也使我受到文学的熏陶,所以说,二伯父是我文学的启蒙老师。

儿童时代除了听说书,再就是看弦板戏。每年秋至日那天,村上都要过秋至会,四方的善男信女聚集到村里的寺庙前,讲经的,论道的,唱曲子的,说嘴的,熙来攘往,十分热闹。村上要临时选出一个会长,沿门挨户,筹集米面油盐,大户人家出钱。一来为远道的香客管饭,二来要请一台灯影戏。一挂牛车四根椽,在打麦场的空地上搭起戏台,台前挂上幕布,点上七八个捻子的油灯,连唱两夜弦板。《斩李广》《战袍绿》《薛仁贵征东》《烙碗计》这些老戏,就是儿时在乡间野台子下看的。尽管那时才八、九岁,但剧中的一些台词和唱段,比如“门前一树槐,走马挂金牌,乌鸦不敢落,单等凤凰来”、“为王马上传将令,大小三军你们听,一路公买要公用,不要骚扰好百姓,谁若犯了王的令,哎!三尺宝剑不留情”却听得懂,记得住,至今仍可琅琅成诵。

那时没有电影、电视,演一场灯影戏,邻村十里八乡的人也赶来看。我们一帮孩子往往会挤到后台,看那乐师们神气活现地甩呆呆,摇头晃脑地拉二弦,看那挑皮影的一边忙活着两只手同时挑起两个人物,或对白,或打斗,或念或唱,忙得不亦乐乎,挥汗如雨,也顾不得擦。往往唱到一半,那油灯便渐渐变暗,这时,演唱者便利用空闲时大喝道:“会长!添油来!”正在看戏看得入迷的会长立马醒悟过来,赶忙给亮子后的灯盏里添满油,灯就忽的又亮起来,戏继续的往下唱。

本戏唱完了,为答谢观众,总会演一折“捎戏”,顾名思义,“捎戏”就是捎带演的戏,大多是短小精悍,诙谐风趣的戏,《张连卖布》《砸锅》《拾黄金》……这些戏年年演,大家虽看得多了,但兴趣仍不稍减,因为戏词熟了,往往是台前跟台后一起唱,尤如现今歌会上歌迷与歌手的互动,热热闹闹,其乐融融。

我从小喜欢看灯影戏,喜欢弦板腔优美动听的弦律,喜欢牛皮娃娃夸张生动的形象,喜欢演出时自由欢快的氛围。

11岁便离开父母到县城上高小,在村子看戏的机会自然少了,但常常会想到灯影戏演出的情景,这时,便不由自主地唱几句弦板腔。

1959年我正在乾中上初中,乾县剧团把弦板腔搬上了大戏舞台,到西安演出时竟一炮打红。我和几个爱看戏的同学,在下晚自习后偷偷去剧院看提灯戏。戏已近尾声,戏园检票的也收了摊子,提了那吱吱发响的汽灯,我们趁机进去,站在座池外,听唱词时,总要默默地猜想下一句该唱什么,往往下句剧词被我猜中,这时我感到十分快乐。直到看完戏的大结局才回校休息。

后来乾县剧团改名弦板腔剧团,排了许多大型弦板剧《紫金簪》《谢瑶环》《武则天》《九连珠》《取桂阳》《十二寡妇征西》《囊哉》等,欠演不衰。去西安演出场场爆满,受到了省上领导的重视,从人力、物力、财力上也给了大力支持,并准备让弦板腔《紫金簪》晋京演出。

因为爱看戏,所以对剧团的演员相当熟悉。那时的乾县弦板腔剧团演员队伍十分强大,有名的旦角就有10多个,王月亭、薛桂贤、张小萍、车秀花、马芸玲、张光玲、赵琴芳、高秀芳,还有后来的李金霞、强淑霞、杨巧言、刘蝴蝶、税小玲,论长相、身段、唱腔,个个出众,个个精采。生角有刘智民、王碧云、丁碧霞、马敬武、高琴科,花脸有李斯民、王振中、张敬群,丑角有肖宏斌、许俊峰,也都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角儿。这一时期是乾县剧团的黄金时期,也是弦板腔的黄金时期。为了振兴这一濒于灭绝的地方剧种,省上还给乾县弦板腔剧团调来了剧作家丁明,除了传统剧目,还移植了现代剧《杨立贝》《赤道战鼓》等,弦板腔演外国人民的生活和斗争,应该说是开了先河。

“文化大革命”中,传统的古装剧被视为封建的东西遭禁演,“八个样板戏”占剧了舞台。于是弦板腔也毫不例外的演起了“样板戏”。

平心而论,这八本“样板”戏确也是经过千锤百炼的精品戏,《红灯记》《智取威虎山》《沙家浜》中的好多唱段可以说是脍炙人口。《杜鹃山》连道白都押韵合辙,琅琅上口。1970年咸阳地区在永寿县剧院搞样板戏会演,我带了小留八年制学校的一帮子小演员排了《智取威虎山》第四场“定计”,在县上选拔演出时叫了号子,因为从打板、拉弦到演员,全是十三四岁的学生,所以被选上了,和县剧团一起代表乾县参加会演,扮演杨子荣的刘战和摔坏了胳膊才一个星期,硬是咬着牙参加演出,赢得全场热烈的掌声。后来,扮演杨志荣的刘战和、扮演少剑波的宋建国和拉二胡的张养社都被永寿县剧团招了去,打板的宋养绪则进了乾县剧团。

那次样板戏会演,除了演出样板戏的本戏、折戏或唱段,各县区代表团还要搞一个“序幕”,我是小留学校的领队,又担负了“序幕”的撰稿,为了写好“序幕”,我反复阅读那8个剧本,当时,能把八个剧本的核心唱段全背过,然后用诗朗颂的形式把它们串起来,结构紧凑,气势磅礴,赢得了观众和评委的一致赞誉。

由此说来,我已从弦板腔的观众席走上了编导席,1970年冬天,我还在小留村业余剧团扮演杨子荣,去东宇村水利工地演出了“打虎上山”,在激越高亢的弦板腔音乐中高唱“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那时候,我是全身心地融入到弦板腔中去,融入到剿匪的人民军队中去了。现在回想起来,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其实,人生如戏。不管你曾扮演过什么角色,但最终你扮演的还是你自己。我是喝着漠谷河东岸那口深井的甜水成长起来的;是受着乾州故土文化的熏陶成长起来的。弦板腔给过我苍白稚嫩的心灵以慰藉,以温馨,以陶冶,以由衷的快乐。在国家把弦板腔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时候,我愿为它的振兴而竭尽微薄之力。

2007年9月13日,我受县文体局赵明博局长之托,和白文阁副局长去安塞县请陈爱美主持县上举办的弦板腔汇报演唱会。陈爱美是陕西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她曾在乾陵司马道主持乾县首届秦腔大赛和乾县首届卡拉OK大赛,并向弦板腔老艺人丁碧霞学习弦板腔《紫金簪》唱段“昔日王允为丞相”。陈爱美热爱秦腔,也热爱陕西其他地方剧种,她能唱秦腔,也能唱眉户、碗碗腔、弦板腔等,她为秦腔和陕西地方戏曲的振兴竭诚尽智,奔走呼号。其时她正和一帮文艺界的省政协委员们视察陕北民间文化艺术,听我们要办弦板腔专场演唱会便慷慨答应,9月14日视察中途,请假和我们一道到乾县,当晚就主持了首场演唱会。那晚的演出可以说群贤毕至,盛况空前。那些五、六十年代在乾县弦板腔剧团工作过的老艺人能到的都到了。尽管许多人已年逾古稀,但依然精神矍烁,他们怀着对弦板腔深沉热爱的感情,做了声情并茂的演唱,让如我一样曾挚爱过弦板腔的人享受了一顿精神大餐,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戏台下。在老演员们演出的间隙,陈爱美还对我进行了突然袭击,把我请上舞台,要我来一段弦板腔,于是我放开嗓子,也来了一段“为王马上传将令”,这一吼,不但赢得了一阵热烈的掌声,还得到一个小男孩送上的鲜花。

时代在发展,在进步,当电影、电视、电脑进入千家万户的生活之后,人们可以足不出户,坐在沙发上、躺在床上,欣赏形形色色的文艺节目,那些古老的文化艺术则受到了冷落,有些甚至濒于灭绝,所以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抢救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热潮。古老的弦板腔在备受冷落之后,也列入国家保护的对象。我想,弦板腔既是我们民族的,也是人类的,弦板腔是不能灭绝的,因为它是从乾州故土上生长出来的黄土文化艺术,是在这块古老的黄土地上生生息息数千年的乾州人创造出来的本土文化,它应该是和黄土地共存的!我殷切期望它能与时代融汇在一起,让它成为时代交响乐中一个古色古香的音符和弦律,让今人和后人从这里听到祖辈们沉重的呻吟,高亢的呐喊和创造的快乐。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在与世界交汇时铭记着自己灾难深重而又顽强拼搏的祖先。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