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投身于世界的爱与被爱:《心经》语释之六  

2014-01-10 12:3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柯拉柯夫斯基在他的《关于来洛尼亚王国的十三个童话故事》里讲述了一个故事,面包房的工人尼诺有一张非常漂亮的脸,他始终在发愁,如何能好好护持自己的漂亮脸蛋,因为每次照镜子的时候,他都能感受到岁月的风霜在脸上留下的痕迹。来洛尼亚王国有一种特殊的工艺,可以把脸装在盒子里,让它更少经受岁月的消蚀,但是盒子的价格是昂贵的,远远超出尼诺可以承受的限度。但是,尼诺还是决定尝试一下,他一直有不错的人缘,因此,他决定到邻居家碰碰运气。还好,邻居没有让尼诺失望,他借到了足够定制一个盒子的钱。尼诺开始戴着盒子的生活,不发愁的日子没持续多久,却有了另外的烦恼,邻居隔三差五地见到尼诺,就会提起债务。但是,尼诺怎么也没法凑够钱还给邻居,很多年过去了,邻居准备向法院提起诉讼。尼诺决定抵押自己那张藏在盒子里的脸,虽然那张脸依旧俊美,但盒子太旧了,只能抵押很少的钱。还掉一部分债务后,等不及再筹措余款,尼诺就被关在监狱。在监狱里,尼诺还念念不忘自己那张漂亮的脸,可是,在春天的阳光下,当铺老板的两个孩子把收藏着尼诺那漂亮脸蛋的盒子当皮球踢,他们偶尔会惊奇,皮球怎么越来越皱巴。

我们不知道尼诺将如何面对那张最终会满是皱纹的丑陋的脸,但是,他必须要去面对,也许,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在某一天面对同样的问题。其实,尼诺要面对的不是一张漂亮的脸,而是时间的流逝。

站在水边,孔子曾经感慨地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我们看不到孔子的表情,然而,《韩诗外传》里有孔子和他的两个得意门生子夏和颜渊的对话,或许能见出掩藏在语言背后的意味。子夏读《尚书》,自诩居陋巷而不改其乐,孔子批评子夏徒得其表而不知就里,颜渊因此而疑惑,所以,孔子说到,“窥其门,不入其中,安知其奥藏之所在乎?然藏又非难也。丘尝悉心尽志,已入其中,前有高岸,后有深谷,泠泠然如此,既立而已矣。”闻一多先生解释道,“既读谓忔。……《说文》曰:忔,痴貌。《史记?扁鹊传》‘数忔食饮’,《索隐》曰:风痹忔然不得动也。既立即忔立,犹言痴立不动也。”走进历史叙述的深处,孔子就突然觉得仿佛前有高岸,后有深谷,他只能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站在那里。

子夏的快乐和孔子的惊惧形成一种明显的对比。这对比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同样面对历史叙述,面对时间流逝所留下的语言残迹,子夏和孔子的姿态完全不同。子夏回到自己的内心,也执着于自己的内心,所以他独自快乐着,而孔子在面对世界的瞬间,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所以他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站在那里,然后平静地说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在孔子从惊惧到平静之间,也许正如释迦牟尼所说,“无挂碍故,无有恐怖”。挂碍,就是执着,但是,这种执着不是针对我们身外的世界,而是源于内心。我们执着于内心,于是,世界被遮蔽,世界就成为黑暗的。即使内心燃烧出璀璨的火焰,世界依旧不会被照亮。因此,我们就陷入恐怖。在最根本的意义上,释迦牟尼所谓的恐怖就是死亡所伴随的时间的终止。要走出恐怖,首先我们需要走出自己的内心,然后走进这个世界。

走进世界,并不意味着我们不死,因此,对于所有活着的人来说,如何面对死亡的问题依旧存在。帕乌斯托夫斯基说到,在波罗的海岸边,有一个小渔村,那里的拉脱维亚渔夫们需要出海捕捞鲱鱼谋生。每到冬天,暴风肆虐,寒冷的海浪狂暴地翻腾着。对于那些渔夫来说,在出海之前,他们总是面对着一座花岗岩的纪念碑,那碑文写到,“纪念所有在海上死难和将要死难的人们。”这是一种态度,一种面对死亡的态度。这种态度给与我们一种启示,当走进世界的时候,我们是必死的。然而,必死的我们还是必须走进世界。

是的,必死的我们还是必须走进世界,释迦牟尼说,“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是的,如果没有梦,世界是可怕的,然而梦想仅仅停留在我们的内心又是更加可怕的事情,我们的梦想必须走进世界。走进世界,时间的流逝销蚀着一切,然而,我只有你,我必须在这个世界的所有可能的情境中爱你。

你不是我的,你不是我的想象,在我的空间里,我无处不在,而你总是不在。然而,我的空间是静滞的,因此,我一步一步走进你和你所拥有以及可能拥有的世界,时间就这样见证我的衰老以至于死,我只能爱你。释迦牟尼说,“究竟涅槃”,是的,究竟涅槃?涅槃就是“做了该做的,放下了重负,获得了善报,消除了生存的束缚,由圆满知识而得到解脱”,然而,感觉呢?我们的感觉不能仅仅局限于自己的内心,我们的感觉必须指向世界,因此,我爱你,只能在琐碎的日常生活里挣扎,感觉着微茫的希望甚至失望,然后平静地像孔子那样说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