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转载】我们只能活这一世:《妙法莲华经》心解之二十七  

2014-01-09 11:2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药王菩萨、勇施菩萨和十罗刹女念出各自的密咒之后,释迦牟尼说,燃起所有的灯吧。

我们的生命充满各种偶然性,在本质上,我们的生命只是一种偶在,因此,我们都不可避免要走在夜色中的路途上。是的,燃起所有的灯,你走夜路的时候就不会害怕,我走夜路的时候就不会孤单。

看着夜色中的路途上匆匆的行人,释迦牟尼开始讲述一个故事——妙庄严王一家的奇遇。很久很久以前,妙庄严王是一名修道者,他有三位同心的道友。因为没人供养,他们必须为自己的生活忧虑,妙庄严王发愿牺牲自己,供养其他的道友,他决定还俗,做苦工赚钱,给自己的道友提供饮食、衣服、医药、卧具等等日常必需品。有一天,他在王宫附近做工。突然看到出巡的国王,前后有跟随的仪仗,非常威风,就起了一个念头,假如来生能够成为国王,让所有人都羡慕自己,那么他将不仅供养自己的道友,还将供养所有的比丘。果然,他就因此生为妙庄严王,但是却忘记了护法供养的誓愿,他有慈悲心,爱民如子,可是信仰邪道外教。后来,妙庄严王的三位道友都证成圣果,他们愿意拯救自己曾经的供养者。三位圣者,一位就成为妙庄严王的夫人,另两位成为他们的儿子净藏和净眼。

一天,净藏和净眼请求母亲一同到云雷音宿王华智佛的道场聆听佛法,但母亲要求他们应该首先感化自己的父亲。净藏净眼不知道应该怎样才能感化自己充满邪见的父亲,母亲建议他们最好能制造出一些奇迹,能够显示出种种神通变化,或许因此能够惊醒父亲的迷梦。于是,净藏和净眼就在父亲面前突然腾空而起,行住坐卧,恍若地上,又身上出水,身下出火,或者身下出水,身上出火,或者突然放大自己的身形仿佛要填满虚空,一会儿又复缩小,或者又回到地面,入地如水,履水如地。

这些奇迹或者戏法终于让他们的父亲震惊,妙庄严王决定跟随着儿子去云雷音宿王华智佛的道场。于是,妙庄严王和自己的大臣们,他的王后和后宫的嫔妃彩女以及大臣的眷属们,多达四万二千人,一起来到佛所。他们五体投地,顶礼膜拜,然后恭敬地退立一边,静候佛的教诲。在佛的教诲下,净藏、净眼和他们父亲、母亲以及眷属都开始出家修行,八万四千年以后,云雷音宿王华智佛告妙庄严王说,“若善男子善女子,种善根故,世世得善知识。其善知识,能作佛事,示教利喜,令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故事结束了,释迦牟尼告诉众人,妙庄严王就是华德菩萨,其夫人就是自己座前的光照庄严相菩萨,他们两个儿子就是药王菩萨和药上菩萨。

的确,妙庄严王一家能世世生在有佛住世的时代,这是一个奇迹。也许,释迦牟尼没有说出来的意思是希望大众能够珍惜自己的时代,能够珍惜这个有佛住世的时代。

为什么要珍惜这个时代呢?中国古语有“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是的,我们只能生活一世,因此,珍惜一个时代就是珍惜我们唯独拥有的生命的这一世。在这一世里,无论是否有佛住世,佛都在我们心里,佛其实就是我们的那一颗心,就是我们的本心。然而,我们的本心永远在寻找那亮起的灯,然而我们的心就澄明了,因此,无论是否有三生石畔的诺言,我们也只能在这一世相见相遇,我们需要用一世的光阴珍惜这相见和相遇。

然而,我们如何能够珍惜这个时代呢?帕乌斯托夫斯基,刚刚十四岁,在阿卢什塔的葡萄园里,他与十七岁的列娜相遇。列娜被人们称之为美人鱼,她希望自己中学毕业之后能够当一个歌唱演员。帕乌斯托夫斯基和列娜之间的一切故事是每一次朦胧的初恋最常见的剧情,半年之后,他们在思恋中告别。15年之后,帕乌斯托夫斯基再次来到这里,但所有的一切已成为遥远的回忆。等到年老以后,帕乌斯托夫斯基回忆这一切的时候,他说,他有一个特点,就是“由衷地相信自己虚构出来的一切”,这是他许多不幸的根源,但在“一生中从未遇到一个人想理解,哪怕是原谅这个特点”,但列娜愿意相信他虚构的一切。因此,帕乌斯托夫斯基说,没有痛苦,只有绵绵思绪。

是的,因此,是不能忘记的。由衷地相信自己虚构的一切,这不仅是帕乌斯托夫斯基的特点,它其实是人性的本然状态。我们虚构一切,这个世界总是处于我们的虚构之中,与我们相遇的每一个人也都是处于我们的虚构之中。正是在这种虚构中,我们理解世界和他人,同时得到世界和他人的理解。自然,虚构是我们与世界及他人相互理解的媒介,但还远远不止于此,虚构是我们能够记忆的唯一方式,而只有记忆才能够让我们珍惜这个时代,珍惜这一世,珍惜这一世的相见相遇。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