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走在冰上的黑龙江人  

2014-02-13 17:49: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又下雪了,细碎的雪面,夹着小北风,打在脸上有点刺骨得疼。

从我回老家到现在,这好像已经是第三场雪了,每一场雪都不同,都让我记忆犹新。

我挺喜欢下雪的,喜欢看下雪时的情景,尤其喜欢站在门口里面,倚靠在门框上,透过门玻璃,仰头望着天空,大片大片雪花儿洋洋洒洒,飘飘摇摇,感觉不是在下雪,而是仙女下凡,那种景象好美;路上的行人,头上、鼻尖上、身上、鞋上都是雪花儿;也喜欢在雪中走路或散步,就像喜欢夏天在雨中散步一样,别有风味和情调,虽然冷,可一点不觉冷。现在,这种美丽的大雪越来越少了。

记的,第一场雪,虽然很大,但没几天便融化,蒸发的一干二净,除了印象和记忆,什么都没留下。就跟没下过雪一样。

第二场雪倒是蛮大的,据说也是近几年来最大的一场雪,我能有幸目睹这场大雪,真够开心的了,因为雪太多,物业也没能及时清理,凭我的能力,只能在门前挖一条通道,很长的一条通道,很规矩,记的,我在屋里,听到从另一个单元走出来的年轻人管它叫“美丽的长廊”,呵呵,真好听!我喜欢这名字。

这场大雪,有的旮旯胡同,到现在还堆积如山,尽管环卫或个人门口不断清扫,但马路上和大街小巷里,一化一冻,路上结了厚厚一层冰,估计,这些冰,只有等来年春天才能融化,路上化得跟小河似的,每年都是这样;这些冰,在太阳底下,流光铮亮!而这些每天大步流星地走在冰上的人,甚至老人,习以为常,好像并不担心会滑倒或怎样,尤其是那些小学生,走在冰上像走在平地上一样轻松自如,甚至敢在冰上打闹互相追跑。我心想,这真是东北人历年来练就的特殊本领,是黑龙江人的特殊本领。

这第三场雪,像玉米面似的,细碎,脚踩在上面“嘎吱嘎吱”响,尤其是夜深人静,老远就能听到。

这场雪下得很讨厌,不大不小,不厚也不薄,覆盖在冰上,让人不敢大步走,不敢轻易下脚,街上的女人走路,都是小碎步。

也有胆儿肥的,昨天傍晚,我在朋友家前面马路口,看见一个女人骑着一辆没有瓦盖的自行车,由西向东行驶,还飞快。我心想,真能得瑟,万一滑倒摔一跤,那可不是一般的疼。

我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这么小心,难道老了?有时,我站在路边上要过马路,望着溜光锃亮的冰打怵,生怕走在路中央一不小心滑倒让来往的车碰到,所以总是想等车过了,而一等就要等很久,因为来来往往的车辆总是不断。看着其他人欢快地在马路上来回穿梭,我真羡慕,佩服这些天天走在冰上的黑龙江人!老家人!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