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吴朝文 《北方之北的雪》  

2014-07-09 13:05: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朝文 《北方之北的雪》

雪,是这个世间的精灵,它是爱情的化身,也是爱情的守护之神。

                                          --写在前面

从陕西到贵州,直线距离大约一千二百公里,就在这一千二百公里的一夜穿梭中,我借着微弱的手机屏光,读完了川端康成的成名之作--《雪国》。

雪是透明的,是容不下半点污垢的,它就好比爱情,是容不下虚伪,容不下欺骗,容不下物欲的。它的存在,只明证着一种天赋的自然存在,无关其他。

雪是澄澈的,它仿若驹子那双眼睛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浑浊;它好似驹子那一字一句的倾诉,隐隐然又透出一抹冰凉;它仿佛驹子那褪去脂粉之后的肌肤,如此坦诚而没有隐讳;如此的雪,便是一个美好的女子的化身。

雪是坚贞的,它只知道,随着气温,随着时令节气,在该来的时候来,在该离去的时候便悄然融逝,就如叶子一样,悉心地,旁若无骛地照顾她心爱的人,即使那人已返天堂,那坟前的祭奠,却依然不减其断覆盖继而覆盖。如此的雪,便是一个纯净的女子的替身。

当阳光来袭,当暴风来扰,这雪,便悄然无声地融掉自己,让自己死在自己的世界里,因为自己的伤口,只有自己才能舔舐,至于是否愈合,也许已无关紧要了。

该来的会来,该离去的终究还是要悄悄溜走。如果岛村带上驹子或者叶子去往东京,那么,这北方之北的雪,便再也不会结成他眼里的那一汪泉水,更不会凝结成他左胸膛那一块心冰。

那么,无法释怀便不复存在,雪也自然不再是雪,不再会倒影北方之北夜空那一弯如冰刀一般的月亮了。

 

                                       2014年06月04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