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玉米棒子  

2014-08-12 18:58: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苟富贵《玉米棒子》
玉米棒子 - 苟富贵 - 苟富贵的博客
 
玉米棒子 - 苟富贵 - 苟富贵的博客
 
玉米棒子 - 苟富贵 - 苟富贵的博客
 
玉米棒子 - 苟富贵 - 苟富贵的博客
 

 
玉米棒子 - 苟富贵 - 苟富贵的博客
 
玉米棒子 - 苟富贵 - 苟富贵的博客
 
玉米棒子 - 苟富贵 - 苟富贵的博客
 
今天早起,小雨。
下午,雨住了,天阴,室外特别凉爽。
出去活动了一圈,回到家门口时,马路边上的棋摊前围了好多人,想挤也挤不进去,索性就不用看了。
我发现就在棋摊旁边不远处有个买玉米棒的摊子,由于所剩玉米不多了,主人好像正在收拾着准备收摊的样子。
“你的玉米怎么卖?”走近了,我问。
“五元钱七个玉米棒子!”摊主头也没有抬一下。
“就不能再便宜一点啊?”我说。
“他叔,这已经够便宜的了,刚开始都一元钱一个呢。”
摊主是一个四十上下的农村妇女,穿着朴素,由于常年下地干活的缘故吧,脸上有些黑里透红。她见我站着没有走开的意思吧,接着又说:“如果你要多了还会便宜一点。”
我便说怎么便宜。
“如果你能要上十元钱的,可以给你十四个。”她回答得毫不含糊。
我心想,哎呀,这还叫“还会便宜一点”啊?不过我没有说出口。
摊主见我站着没动,就连忙说:“给你再送一个,都十元钱十五个了,怎么样?”
于是,她开始帮我挑玉米棒子了。
一边挑着,她嘴里还念念有词:“这棒子嫩的甜滋滋的,好吃;老的,已经上饱了面,更有味道啦!”
看她一边挑着玉米棒子,一边麻利地剥着外边的皮子,我说:“你这玉米棒子怎么这么小啊?”
“他叔,别看这玉米棒子小,小了更好吃!”她略微停顿了一下,又说:“给你再添上一个,十元钱十六个。”
我没有啃声。
正在这时,有个中年男子走过来也蹲下身子挑玉米了,挑好了,就直接装进了摊主给我的袋子里。我还没有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就在我愣神的当儿,那男子一抬头便说:“噢,他叔前几天买过咱们的大米,你给怎么卖的?”
“十元钱十六个,够便宜的啦!”
“再添上一个,十七个!”男摊主的语气斩钉截铁,没有商量的余地。
玉米棒子挑好了,装了满满一大袋子。
该付钱了,我先是掏出了十元钱,接着又加上了两张一元的递给了女摊主。
“他叔,你这是?”很显然她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没啥啊,你们种一场玉米也挺不容易的,十二元十七个差不多。”我说。
“他叔,你,这,这怎么好意思呢!”男摊主也是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你们都是实诚人,上次我买去的大米干净、好吃,我爱人都啧啧称好哩!”
我一边说着,一边提了玉米棒子离开了他们卖玉米的小摊子。
走了几步,我再回头看时,发现两个摊主还定定地站在那里朝我这边看着。
提着沉甸甸的玉米棒子,我的心里感觉到了一种少有的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