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情的思念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飞

 
 
 

日志

 
 
关于我

袁富民,笔名袁舟,陕西省乾县人。1942年生,1961年毕业于乾县师范,从教22年后转入修志工作,曾任乾县县志办公室主任,《乾县志》主编兼乾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地方史志学会理事、中国史学会会员、中国唐史学会特邀研究员、中国武则天研究会特邀研究员。著有诗集《纯情的思恋》、散文集《独守宁静》,主编《乾县志》《乾县建设志》《乾陵楹联荟萃》《可爱的乾县》)《乾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典》参编大型辞书《陕西县情》《中国市县大辞典》《中国经济协作手册》《中华英模大典》《乾州人》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点炕  

2017-12-06 14:12: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点炕


     我最近也想写一篇关于土炕的文章,读了木子的《土炕》一文,觉得自己就没有写的必要了!木子的文章,把我要说的话基本上都说了!再说就有点多余。
    但又一想,木子和我们这一代人所生活的时代还有不同,我们是40后,小的时候跟木子这一辈人还大不一样。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冬天特别冷,因为穷,穿的特别单薄,遇到刮风下雪,风卷着雪花直往脖子里灌。住的房子又破旧不堪,椽头的马眼进风,纸糊的窗子进风,门下的猫道也进风,无风酷似冰窖,有风洞若凉亭。我们一家五口人睡一个炕,席上只铺一块毡,只有席的四分之三大,周围一圈没有毡,只是光席。全家盖一个被子,不烧炕怎么过冬?每年冬天我的手脸都要冻肿冻破,流血化脓。那热炕给了我多少温暖!从学校回到家,爬上热炕,冻僵的手脚暖化了,痒酥酥的舒坦,简直一下子从地狱到了天堂。
     乾县人把烧炕叫点炕。姐姐出嫁以后,为了不让母亲太过劳累,我从小就学会了点炕。那年头,不但缺吃的穿的,还缺烧的。为了有柴火点炕,我每年暑假都要下沟捉柴,一天一背篓,一个暑假摞一个大柴摞。平时还要提着笼去野外拾粪,把牛粪,马粪,驴粪拾回来晒干,这是煟炕的好原料。烧炕时先把柴火塞进炕筒,用灰耙通匀,角角落落都通到,点燃后,等火烧到七八成,用灰耙镇压,再把干粪或衣子
煟上,这样烧的炕能耐一整天。
    说到衣子,恐怕现在的孩子就不懂了,乾县人把柴草末子叫“衣子”,每年深秋或初冬,干草或枯叶被踏成碎末,人们用扫帚去扫柴草末,叫“刷衣子”。刷来的衣子是煟炕的好原料!点炕时煟上衣子就很耐实。
     点炕的柴草最好是干柴,湿柴火会沤烟,我最不能忍耐的是点炕时怄的烟,头埋到被窝还流泪,呛得直咳嗽!但为了睡热炕也只能忍着!
     烧炕时,我还会给炕灰里埋一块馍,一个红芋,一骨朵蒜,等一两个小时扒开灰一看,馍烤黄了,红芋烤熟了,蒜烤软了,特别香!
     冬天虽然冷,但还是很喜欢冬天,喜欢下雪。下雪的日子我们一群小伙伴会在场院里扫一块空地扣麻雀;会在雪地里追兔子;会抬着梯子到沟边的窑洞里掏鹁鸪;会到漠谷河里去溜冰。。。。。。风残雪厉的严冬却给了饥寒交迫的孩子们很多的快乐和憧憬。因为冷,热炕就留给了我们太多的回忆和怀恋。
     如今土炕很少了,年轻人都睡床,用电热褥,电热毯,电暖气,空调,壁挂炉。农村还有炕,改进了,不用炕坯,用水泥板,下面放蜂窝煤炉子,干净,热乎。时代在变,人们的生活条件在变,生活习惯也在变。
    这个冬天不算冷,我就蜗居在我的书房里,开着空调,读我喜欢的书,写我想写的文字,或是上网,浏览文朋诗友的作品,享受这一份温暖,这一份惬意。累了,藉在沙发上,半闭着眼,回忆儿时的冬天,竟觉得晚年的生活过得这样的舒坦!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